中小银行资产扩张之困:面对定向降准与资产荒夹攻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

多位银行业人士指出,这并不是 意味着行将 对中小银行降准,而是通过查核 、定向降准等,建立一套差异化的、结构性的政策体系。

现在 ,六家大型商业银行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2%-13%;中小型商业银行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0%、11%和11.5%;县域村庄 金融机构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7%和8%。

跟着 政策框架逐渐建立,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面对 最大的问题仍是当地需求不足,呈现 一定的“资产荒”。

依据 银行业管家 士反馈,当时 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面对 的最大难题,一是资产质量压力较大,部分银行呈现 较大规模不良;二是资本补充压力仍比较大。

一位资深银行业管家 士表明 ,农商行资金杠杆遍及 不高,现在最大的难题之一是资本金不足。农商行遍及 资本压力比较大,且补充资本渠道有限,很多银行也在转让股权。

中小银行差异化降准?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施行 好稳健的钱银 政策,活络 运用钱银 政策东西 ,扩展 再借款 、再贴现等东西 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要将开释 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借款 等系列问题。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讨 所银行研讨 室主任曾刚解读认为,“不要把它了解 为马上要降准”。

曾刚认为,本年 钱银 政策整体 是结构性的。在没有整体 降准的状况 下,定向降准既可以解决中小银行流动性需要,又可以完成 撑持小微企业的授信政策的意图。未来,结构性降准可能会成为重要的方式。

“本次政策更强调政策的完善,而不是未来降准的空间有多大。”曾刚进一步解读,这是作为一个政策框架提出来的,不是一次、两次降准,而是构成 差异化的、有辅导 意义的政策体系。并且 ,要有查核 机制保证中小银行将降准资金用到符合 政策的当地 ,以保证降准的效果得以施行 ,起到结构化政策作用。

值得留意 的是,央行2月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钱银 政策执行陈述 》专门在专栏中提及“当时 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

现在 ,六家大型商业银行均至少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第一档规范 ,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2%和13%;中小型商业银行(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村庄 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10%、11%和11.5%;县域村庄 金融机构实践 执行存款准备金率为7%和8%。

“最大的亮点是,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讨 院副院长董希淼认为,详细 到存款准备金,未来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转向三档——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信社、农商行为最低的第三档。

他认为,中小银行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有着天然的相容性,采纳 不同 化的监管政策,更好地开展 中小银行、添加 金融供给主体,有助于填补我国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效能 不充沛 、不均衡等状况,从底子 上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资产扩张难在何处

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银行将怎么 将这些资金投放出去?

多位银行业人士表明 ,当时 ,中小银行最大的问题仍是需求不足。例如,一些农商行“资金不出省,借款 不出县”,当地个人、企业的金融需求有限,农商行面对 “资产荒”。

此前,一些业管家 士将中小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信用传导难题归因于监管约束。

从对公信贷角度,一位华南农商行行长表明 ,农商行在监管上面对 “借款 不能出县、资金不能出省”的限制。该行实践 上当时 其实不 短少 存款等负债来历 ,当地城镇 、农民等在该行的存款也不能像国有大行一般在全国分配 ,当时 面对 的仍是“资产荒”,缺乏优质的对公借款 对象。

从农商行的角度,不同区域 的监管力度不同。

从投资来讲,一位东南区域 农商行人士表明 ,当地仅是限制农商行投资“非标”资产不得出省,但是 现在“非标”资产现已 大幅压降,所剩无几;农商行投资债券、基金等在许多省市其实不 限制。“前几个月,呈现 了一些资产荒的迹象。这是因为 风险对价不行 ,利率债等高信用资产太贵,中低评级的信用资产没跌到位,乃至 违约风险太大。”

一家上市农商行人士表明 ,该行在省内有较多分支机构,底子 上省内借款 都可以做。当时 “资产荒”主要是因为 利率下行比较快,利率较高的资产又忧虑 信用风险比较高,导致资产投不出去。